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泉边渔夫

博客因您的到来而精彩。

 
 
 

日志

 
 

【原创】忧思深远,悲怆无边  

2014-06-12 13:05:3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忧思深远,悲怆无边 - 泉边渔夫 - 泉边渔夫

幽思深远,悲怆无边(读书)泉边渔夫 2014 06 12

黍离《国风·王风·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 (mǐ mǐ ),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yē)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注释:离离:指各种相貌。如:盛多貌、浓密貌、井然有序貌、旷远貌;空貌、明亮貌;光鲜貌、清晰貌;隐约貌、若断若续貌;相连貌、懒散疲沓貌;飘动貌,摇荡貌、轻柔貌;悲痛貌,忧伤貌、孤独貌等等。此处取井然有序,则为行列整齐;取盛多则为茂盛浓密。      靡靡:犹迟迟也,指行步迟缓。      中心:心中。        摇摇 :心神不定,忧愁貌。噎:指食物堵塞咽喉部或卡在食道的第一狭窄处,引起呼吸困难。所以说噎者气逆不能呼吸也焦琳曰:“摇摇者,神魂之无主也;如醉者,意绪之俱迷也;如噎者,愤气之填满胸臆也。”         此:一说指苍天,一说指自己。     人:一说“人”即“仁”(人、仁古字通)。   一说指誰人。窃认为是泛指,包括自己也包括他人。此指自己。

      关于此诗,邓翔曰:“章首二句咏物,后六句写情,惟三、四句自肖形神,觉此时此身茫无着落处,深心国事,尚有斯人。”

黍离     (翻译)
那黍稷之苗啊,行列整齐又茁壮。我缓缓迈步其间,心神不宁很悲伤。
知道我的人说我心怀忧愁。不知道我的人说我有何谋求。高远的苍天,这是什么人哟?

 那黍稷之穗啊,行列整齐又稠密。我缓缓迈步其间,心志恍惚如酒醉。

知道我的人说我心怀忧愁。不知道我的人说我有何谋求。远的苍天,这是什么人哟? 

那黍稷之实啊,行列整齐又壮硕。我缓缓迈步其间,心臆郁结难呼吸  
知道我的人说我心怀忧愁。不知道我的人说我有何谋求。远的苍天,这是什么人哟?   
 

   《黍离》赏析: 《黍离》选自《诗经.国风.王风》,是周代社会的民间歌谣,基本产生于西周初叶至春秋中叶,距今三千年左右。关于它的缘起,毛诗序称:“《黍离》,闵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过宗庙公室,尽为黍离。闵宗周之颠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也。”这种解说后代普遍接受,黍离之悲成为重要典故,用以指亡国之痛。
     《黍离》全诗共三章,结构相同,每章四层意思。先写所见之景——以黍稷起兴。再直陈其事——描写人物行为、神态和心里活动。我们先看首章。“彼黍离离,彼稷之苗”。有人说这两句不好理解,甚至认为不很顺畅。其实,我们可以将其看做是互文。“离离”与“苗”都是写“黍稷”的。也就是说黍稷之苗离离(后两章同此),不要拘于文字而将黍稷分开。“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 茁壮茂盛的庄稼却叫人心酸,因为这片庄稼地原是周室王宫。沧桑之变,触目惊心也。姜夔的《扬州慢》“过春风十里,皆荠麦青青。”即由此演化而来。而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更是一语中的,令人心痛。正是悲从中来,形神也随之俱损。于是紧接着自画肖像“行迈靡靡,中心摇摇”。一个步履沉重,行走迟缓,失魂落魄的忧郁形象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惆怅之情便油然而生。然后在哀伤不已中思忖旁人看法:“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心中苦闷无法排除,而被误解更是尴尬悲哀。欲哭无泪欲诉无门最后很自然地呼唤上天。“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这句话的诠释很多。其一、人通仁;此指天。译为:高高的苍天啊,你这是什么仁啊?意在怨天。其二、人指谁人。译为:高高的苍天啊,是谁使我变成这样子啊?或:这是谁造成的啊?意在怨人。窃以为这句话用不着煞费苦心琢磨,因为这正是民间口语,极为通俗易懂又最感人肺腑。这是一个面对现实痛心疾首而又无力回天者的最后呼喊。简单说来就是:“高远的苍天啊,这是什么人啊?”“此”是泛指,可以是自指也可以是他指。他指当然是指骄奢淫逸的统治者,造成生灵涂炭,盛世不再。自指即为难以自识——空怀忧虑愤懑却又无能为力作为,枉为人也 。意在怨人更怨己。问天也是问自己:为什么不能随波逐流另觅新欢?为什么不敢奋身一搏东山再起?为什么不能豁达大度从容面对?为什么不去避世隐居逍遥自在?为什么这样冥顽不化耿耿于怀?为什么独自悲伤且不为常人所理解?等等等等,太多的问责浓缩成一句“此何人哉”?忧思深远,悲怆无边!读来令人泪下潸然。这种质问式的短句,给读者留白了广阔的思考空间,艺术效果十分明显。

     接下来两章采用了诗经的一贯写法,即重章叠句只做少许修改。有人认为,“苗、穂,实”只是押韵需要,都是说庄稼长得好,并无实际意义,可以不去管它。窃以为这三个词的变化正是从庄稼生长成熟的角度来暗示随着时间推移所悲哀之事已成定局,无法挽回,真是万莫奈何。一年又将过去,悲情日益加深。长期的哀怨折磨使人的形像进一步憔悴心神愈加失落,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摇摇——如醉——如噎”等词语的变换中中深切理会到。三章诗文,层层递进,步步深入,形象鲜明地强化了景物和情感之间所形成的巨大落差。沧海桑田,如此变化无常;昔日繁华,早已烟消云散。于是终年孤独地踯躅在黍稷园地之间,面对昨日遗址长吁短叹彷徨不安,一任亡国之痛纠结萦缠。

    《黍离》,以其明白如话的语言,真挚深切的情感,形象生动的神态将一曲人世悲歌缠绵悱恻亘古千秋。《黍离》,我们不必多做解释,那震动人们心弦的哀伤早已作为一个象征符号定格了永恒的悲怆。 这种悲怆无论将其放置何时何地,尽可引起人们情感上的共鸣:不仅是国破家亡之恨,国计民生之忧,沧海桑田之叹;还是物是人非之悲,壮志难酬之痛,世态炎凉之怨;亦或是恋爱婚姻之挫变,事业前途之困扰等等。 黍离之悲,绵亘千年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